战场上奇特一幕:全连均无武器作战,只能在枪林弹雨中做同一件事

bbin注册平台

  1950年12月24日,志愿军第66军由阳德地区出发,向三八线以北地区开进,准备参加第三次战役。

  12月30日拂晓,197师前进至进攻出发地区后,各团按所受领的任务,组织现场勘察明确任务,为次日隐蔽占领冲锋出发地做准备。

  31日晚上8点钟,各部队开始突破三八线。589团的任务是夺取高秀岭和318高地,向芝岩里方向进攻。

  589团八二迫击炮连配属一营战斗,突破三八线进到芝岩里后,团长又命令迫击炮连支援二营向纵深穿插。

  1564465992344545678.png

  连长付之新命令全连就地占领阵地,向芝岩里南山之敌射击,还没打几发炮弹,敌人的远射程炮就打来了。一发炮弹落在二排阵地上,五班长莫纪隆不幸负伤,左小腿被炸断了。

  排长潘德珠马上命令各班收炮,转移阵地到东山根儿,继续向阻止二营前进的敌人射击。

  没过多久,各班弹药手所背的炮弹全都打光了,牲口驮的炮弹又送不上来,只好把炮收起来,扛着炮在步兵后面跟进。

  1564465992285840614.jpg

  这时天快亮了,四面山上的敌人在飞机、大炮掩护下,开始向志愿军实施反击,直向芝岩里方向冲来。

  眼看形势严峻,如不尽快抢占有利地形,势必遭到敌人火力杀伤,很难在芝岩里附近平地站住脚。于是,二营营长命令全营抢占芝岩里以西山头。

  这时天已大亮,几百人暴露在山坡上,四面的敌人不断地向他们射击。不管是谁想爬快一点找个隐蔽地,都是相当困难的,山陡雪滑站不住脚,走一步退半步,让战士们心急如焚。就这样爬了一个多钟头,才上到半山腰。

  1564465992033759201.jpg

  这时,山头上的敌人开火了,志愿军再也无法前进了,只好就地组织防御。二营营长命令四连顶住山上的敌人,别让他们压下来;五连阻止山下的敌人向上冲,其余人员选择有利地形,构筑单人掩体。

  此时的迫击炮连就上演了抗美援朝战场上非常奇特的一幕:全连指战员一无炮弹,二无轻武器,无法以火力杀伤敌人保护自己,全连在在枪林弹雨中唯一的任务就是拼命挖掩体,免受敌人火力杀伤。

  全连指战员几乎每人都挖了一个藏身洞,相隔都不远,相互能说话,但谁也不敢出来,只要有人在外面活动,敌人的机枪就向你射击。战士们在这小小的藏身洞里,吃的是炒面,喝的是就地抓起来的雪。就这样一口炒面一口雪,在山上呆了一天。

  1564465992220398628.png

小腿都被截肢了)。

  虽然处境极其险恶,但迫击炮连总算安然地度过了“元旦”这一天。

  黄昏时分,敌人的飞机走了,志愿军开始继续进攻。二营的任务是向纵深追歼逃敌,迫击炮连开始下山随步兵前进。

  1564465992130185844.png

  早上上山难,此时下山也不易。尺把厚的雪,滑得根本站不住脚,尽摔跟头。

  二班长张光志背的两个手榴弹,硬是摔成两半,幸亏没有摔响,要是响了不知要伤几个人。

  战士刘根年想了个办法对付雪滑,坐地下往下滑。这法开始还行,后来就不行了,下到半山腰,刘根年觉着屁股有点儿疼,用手一摸棉裤被磨透了。怎么办?还得下呢,于是他把身上背的铁锹取下来,坐在锹头上往下滑,这回好多了。

  1564465992187701304.jpg

  下到山底后,战士们边走边议论,今年的“元旦”过得很特别:没有会餐,各自为政吃“小灶”(指吃炒面和雪),下山不用走,坐着“电梯”往下溜,这一餐又算弄到手了。

  下到山底之后,迫击炮连补充了弹药,继续配合二营向纵深追击逃敌,一直追到草鞋洞村一带。这时已是元月二日清晨了。

  这次战役,66军打得非常英勇顽强,战果比较突出。在友邻部队配合下,共歼敌3200多人,缴获各种火炮60门,轻重机枪80多挺,步枪1400余支,圆满完成了上级布置的战斗任务,受到了志愿军司令部的通报表扬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